《围城》孙柔嘉的婚姻就毁在一张嘴上,这些话你在婚姻中说过没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桂林理工大学教务处_贵州师范学院教务系统_贵州师范大学教务系统
阅读模式

围城这部剧我看了几遍,大家都说我们每个人都能在方鸿渐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,他个性懦弱,优柔寡断,年轻的时候骄傲自诩不凡,在最好的时段被大家包容吹捧,

但社会迟早会揭开伪装下的面具,发现你的软弱无能,假的文凭,一般的家世,不中用的傲气,最后被埋没在残酷现实的阴霾下,再没有从前的意气风发和傲气。

01

孙柔嘉是这部剧中比较丑化的人物,至少我看到的是一个攻于心机,善于伪装,心胸狭隘格局小的女人。

她从小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中,所以她知道未来她是要靠自己的,她想为自己谋一个前程,所以在择偶方面,她可谓慎之又慎,对比了身边多个异性之后,最后她才把目光锁定在了方鸿渐身上。

方鸿渐看起来为人老实但却懂风情,家世也过的去,对于小门小户的她来说,他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两人的结合,孙柔嘉是用了些手段的,一开始她表现出来的温柔单纯,让她整个人显得可人淑雅,虽谈不上漂亮,但也算小家碧玉,在遇到事情时的柔弱,也让男人有了膨胀的保护欲。

正是因为她的这种伪装,让方鸿渐对她虽谈不上爱,但也颇有好感。

孙柔嘉也正是利用了他这一点,差不多以胁迫的方式,让他不得不承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但是在两人确认关系之后,她所有伪装起来的性格慢慢显露出来。

她是一个内心充满了自卑的人,对所有的事情也都很悲观,尤其是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嘴,总是让人望而却步。

02 动不动就提前任

前任是每个人心里的伤,很多人在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时,总会对前任避讳莫深,有时候说起感情史也总是一言带过。

前任就像是心口上的一道疤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道疤总会慢慢愈合,怕的就是你总是有意无意间去揭开这道伤口,总是在它快愈合时,又去戳得它鲜血淋淋。

孙柔嘉便是犯了这个大忌,她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怨怼,总是抓着方鸿渐的过去耿耿于怀,一有机会便抱怨和羞辱。

两人刚确认关系时,方鸿渐心有感慨,跟孙柔嘉说起了恋爱观,说从前教授说:

天下无非有两种人,比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种人把最好的吃了,另外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在了最后,照理说第一种人比种乐观,第二种人比较悲观。 可事实恰恰相反,因为第一种人没有回味了,他把最好的先吃了,把最坏的留到了最后。 第二种人还是很有希望的,因为他把最坏的先吃了,把最好的留在了最后。 我想从恋爱到白头到老,就像这串葡萄,总有一颗最好的,我们要把最好的留在最后,也就是把希望留在最后。

我想他的本意应该是想拍马屁,跟孙柔嘉说她是最好的,但是孙柔嘉听后却立即拉下了脸,酸溜溜地说: 你不就是说唐小姐和苏小姐就是前面的好葡萄,我是后面的坏葡萄。

方鸿渐听后立即哄道: 我们的恋爱才刚刚开始,好的还在后面呢!

孙柔嘉却又气冲冲道: 是啊,好的还在后面,那我就是前面的坏葡萄。

婚姻中有很多像孙柔嘉这样的人,说话总是夹枪带棒,能曲解你话中的意思,每每让人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,久之,婚姻里充满了冷漠,让人一天在家也不愿意跟对方多说一句。

还有一次,方鸿渐跟孙柔嘉去拜访赵辛楣,正好苏文纨也在赵家,赵辛楣特地先迎了出来,怕方鸿渐碰到尴尬,问他要不要下次再来,这次就别进去了。

方鸿渐本来也打算回避,不想孙柔嘉却说到都到了就进去吧。她应该也很想看看,那个从前追求方鸿渐的女人,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吧。

这种认知让她的内心充满了阴郁,于是一回来便冲着方鸿渐一通发泄: 看着你从前的情人糟蹋你自己的老婆,你称心了吧,你老婆就该受野女人欺负!

方鸿渐也知道苏文纨说的那些话,让她受了憋屈,于是对她好言相劝: 她在我眼里就是个笑话,没必要跟她计较。

孙柔嘉却不依不饶道: 你这点好脾气怎么不留在家给我享受享受,在家一话不投机就跟我吵架,也换了我好脾气,要换人家贵小姐你试试,你当时还说她如何爱你,要嫁你,我看也是吹牛。

方鸿渐这时也被她说的有些脾气了,又不想跟她无休止地争论下去,于是自嘲道: 就算我吹牛好了。

孙柔嘉却继续挖苦道: 她又阔又美又是留学生,假如是我,她看不中我还要跪着求呢!

方鸿渐被她说的到底沉不住气了,当下也气道 :人家是看不中我,可是有人还千方百计要嫁给我呢!

这一句话,直接戳到了孙柔嘉的痛,想当初她用尽手段嫁给他,如今这倒成了他手中的剑,反刺她一枪。

两人因为这事闹的不欢而散,直到睡觉时,两人才稍微缓和下来,方鸿渐也跟孙柔嘉为刚才的事道歉,本来两人这时已和解,不想孙柔嘉到底心中意难平,又忍不住提起了苏文纨。

恶意满满地说: 那个苏小姐,我觉得她挺贱的,有丈夫还要勾搭赵辛楣,像我这样又丑又穷的老婆,保险安安心心不出你的丑,要是娶了那位苏小姐,保不准替赵辛楣养个外室罢了。

方鸿渐干笑两声敷衍了她,眼中却再不复刚中和解时的温柔。

人的过去是现在的我们永远到不了的彼岸,过去所经历的人和事,都成为印在我们心里的烙印,组成了我们不无遗憾的人生。

是非对错,自己的心中早有定论,但是却也轮不到她人去抵毁,这大概便是人内心深处的矛盾。

03 不尊重男方家庭

孙柔嘉刚去方家时,就对方家充满了不满,方母当时本来想送见面礼给她的,后来却因她不懂礼节所以没给。

孙柔嘉出来后就开始抱怨,说 侄子没有教养,弄湿了她的裙子。

方鸿渐说她 怎么没给孩子见面礼。 她又怒怼道 我怎么知道你家的奶奶经,反正也讨好不了你家人。

后来又抱怨公公不好,说让她个大学生在家做老妈子,方鸿渐忙不失迭地解释,职业的事你别操心,咱不听他们的就行。

第一次去男方家见父母,就算心有不满,夫妻两可以好好沟通,只要男方心里有谱,明事理,不影响夫妻关系,男方家人的坏话尽量不要去说,因为那毕竟是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家人,即使他明知父母有不妥的地方,也不喜欢别人大肆指责。

孙柔嘉却每每总是喜欢以批判的方式,去指责他的家人,听到方家周末让他们回去吃饭,她当着保姆的面对方鸿渐嘲讽道: 礼拜天也不让人安静,又祭什么祖,你们家怎么不连皇帝生日死日都算上。

刚步入婚姻的夫妻,由于跟对方家庭之间没有情感上的磨合,免不了从表面上留下的刻板印象来评论对方。

如果第一印象不好,言语和行动间总会有一些失礼的时候,但是夫妻之间可以友好地沟通,而不是一开始就对对方家庭在言语间充满了各种嫌弃和不满。

其实在婚姻中,很多丈夫都能清楚地认知到父母的固执和对媳妇的偏见,只是他们不愿意因此而责备长辈,女人如果在言辞间总是对他的家庭充满恶意的话,也会让他原本倾向你的天平,慢慢倒向家庭。

当然有些妈宝男,由于从小目睹父母亲的不易,可能在这方面,会更倾向于自己的父母。一般明事理的丈夫,他们懂得如何协调婆媳之间的这种小摩擦,也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妻子。

但是女人也要记得,再明事理的丈夫,也不愿意听到你一直说他家人的坏话,就如你听到丈夫说你家人不好时,心中总是不舒服一样。

夫妻相处,只要两人同心,能相互理解,对方家人对自己的偏见不影响夫妻关系,有些伤人的话就不要天天挂在口中,因为说多了,不但得不到解决,还有可能让夫妻之间也心生隔阂。

04 不懂得尊重

电视剧中,有一幕我印象特别深,就是孙柔嘉和保姆还有姑妈三人聊天,保姆对姑妈说: 孙柔嘉对方鸿渐什么事都想的周到,可是方鸿渐什么也不领情,脾气坏透了。

姑妈听后忍不住抱不平道 :本事不大,脾气倒不小,你千万不能太依顺他,对男人就得管得严一点。

原本满心欢喜回家的方鸿渐听到后,满心苍凉,踉跄着脚步在外游荡了一天。

我们经常说家丑不可外扬,孙柔嘉面对两个外人对丈夫的评价,不但没有半丝袒护,对保姆的话也没有半丝批判,连个保姆都可以任意评论男主人,可见女主人平时对男主人的不尊重。

正因为这些事,让方鸿渐想到了逃离,他想逃开这种让他窒息的生活,想逃开这段让他窒息的婚姻。

失意的人生,事业上的不得志,一地鸡毛的婚姻,让他的内心一片沧桑。

其实方鸿渐的婚姻,就如同我们大多数人的婚姻一样,充满了鸡毛蒜皮,也充满了争吵。

从剧中来看,方鸿渐其实在这段婚姻里也算得上个不错的男人了,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是每次面对孙柔嘉的挑刺,他都会一笑置之,也会主动哄她。

孙柔嘉说不去他父母家,他就跟她去对他并不友好的姑妈家;孙柔嘉不喜欢他在外应酬,他每天到点就回家;

孙柔嘉不喜欢他跟赵辛楣来往,虽然赵辛楣是他唯一的朋友,但他还是会为了她,尽量减少跟他的接触。

但是孙柔嘉还是不满,总是极尽苛刻地反对他跟赵辛楣的来往,我想这大概源于她内心的自卑和极度地不安全感,总觉得他们跟赵不是一路人,在他的面前有低人一等的感觉。

夫妻之间有时候也需要个人的空间,他有他的朋友,他的交际圈,如果你连这点空间都不愿意给彼此,这样的婚姻只会让人压抑和窒息。

尊重,是夫妻间最基本的相处模式,一段得不到对方尊重的婚姻,会让其中一方内心充满不平,也会让两人的关系失衡,不相等的相处,才是最伤夫妻感情的。

猜你喜欢